首页 | 市民论坛 | 加入收藏 | 手机客户端 会员登录 | 会员注册 | 合作方账号登录: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市民乐园 > 文化广场 > 阅读帖子
339
查看
5
回复
中级会员
Rank: 5Rank: 5
主题: 1
帖子: 2
积分: 247

楼主
发表于 2017-04-12 11:48 | 只看该作者

春走石潭


深渡…昌溪…石潭…霞坑…在脑子中慢慢回忆,就能想起这条路来。
深渡到昌溪的路上还在下雨。湿漉漉的柏油路在小山上蜿蜒盘曲,小片点缀的油菜花也是湿漉漉的。山坡上密密匝匝的灌木丛中不时现出杜鹃的影子,大都是淡紫的花色,鲜艳的映山红寥若晨星。路边茶树矮小,蚕豆花开得茂盛,桃李已经凋零。
翻过一座山坡,穿过一条峡谷,跨过一溪小河,顺流而行,路到山前陡然一转,在水一方就是昌溪。
在小楼与瓦屋之间穿行,公路渐渐变成石板小巷。这时还几乎看不见那些背包的游人;沿途打听饭店,终于有一家旅社的婆婆愿意为我们做两碗面条。背了半天的沉重背囊卸了下来,门外,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伯面对着溪边两棵巨树,陷入冥想。那是两棵八百年高龄的古老香樟。

深渡…昌溪…石潭…霞坑…在脑子里慢慢回忆,就能想起这条路来。
昌溪到石潭的小路,一半在原野,一半在峡谷。雨已经停了,路却泥泞。泥泞小路,蜿蜒在醉人的原野,油菜花的海洋。浓雾一般的金黄色菜花,弥漫在青青山坡和山谷间,荡漾在溪水清澈的倒影中,嬉戏在纷争的蜂蝶里。成群结队的旅行者不时迎面而来,男女老幼,中外友人,鱼贯而行。石潭到昌溪是经典的徒步路线,唯有我们,反潮流而行。
跨过一片原野,穿过一条峡谷,还是峡谷。在岔口辨不清方向,却再没碰上徒步的旅行者。停步坐享暖阳清风,直到河对岸走来两位山民。比比画画大声叫喊着问清道路,四人在河水两岸比肩而行。
一座石桥后过到对岸,问到石潭还有多远?很近了!附近有什么好玩的?后面的山上,高的地方,很多菜花,很多人……看看时间尚早,于是转身上路。

石潭…下太…湖山…柿木太…在脑子里慢慢回忆,就能想起这条路来。
石潭后山陡峭,没有风景,看到的只是山路缭绕,不知道上面有多远,有什么。土路扭曲着向上爬升,心想要是骑一辆单车上来,肯定过瘾。山口上是一抹油菜花的亮色,走过去,无数色彩鲜艳的旅行者出现在眼前;他们身后,是壮阔的群山。山下河流、村庄、油菜花田,一览无余。
很漂亮的风景,只可惜天不作美,雾气沉沉。
继续前行,才吃惊的发现山坡上那么多人。大群大群身着马甲,肩挎手持长枪短炮的男女摄友,这偏僻山道上摩肩接踵,蔚为壮观。一条XX山居摄影之家的横幅,悬挂在下太村(当地发音tǎ)入口,试问住宿,居然村中的所有旅店全部客满,指点我们去湖山看看。幸好来前搜得宝图,按图索骥,想,若湖山不成,再去北山,再去石潭,大不了去霞坑住了!
通往湖山的山道上,骑摩托的,踩单车的,背帐篷的,扛三脚架的,拿单反的,操中画幅的,目不暇接。真没想到石潭是如此宝地。突然想起那首山歌:在密密的树林里,到处都安排同志们的宿营地;在高高的山岗上,有我们无数的好兄弟!

在湖山村的路口向一位阿姨询问旅店,她热心的邀我们去她家住。阿姨说她一个人在家,有一处空房,不做旅店生意,但可留人住宿,跟她一起吃饭,每人35元,也不图赚钱。我们随她过去,看中了房间外的阳台,正对着溪谷群山,于是就住了下来。
傍晚,湖山村的空地上搭起了五颜六色的帐篷。湖山小学平房教室的每个檐柱下都撑起一顶;在那个窗楣上的题字不是山高水长、扬帆远航,而是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老房子前也礼花般的绽开出四五朵。还有三十多个人的队伍无处留宿,给了五十元带路费叫人领到河边宿营去了。我曾有过背帐篷过来的构想,所幸这只是构想,没有付诸实施。
阿姨家的堂屋早已摆好了满满一桌子菜。都有什么?腊肉炒冬笋,豆干腊肉炒笋丝,蒸酱肉,蒸咸鱼,鸡蛋紫菜汤,雪菜炒豆干,青菜梗炒豆干,炒青菜,炒水芹。琳瑯满目的农家晚餐,我们三人独享的盛宴!阿姨见我们没动果汁,就打开红酒给我们盛上,自己斟了一小杯白酒。
“家里人都去宁波打工了,在那边买了房,户口也迁过去了。前几年都在外面带孩子,每年只有很短的时间在这里,今年也是春节才回来。出去六年了,六年前这山上从来没有外人上来,现在看看这么多人!儿子们都留我住城里,但我在那边做啥呢?回来还可以干活,养虫(指蚕),摘茶,种菊花,自己就能养活自己。
“我不做旅店生意。人家做生意的都是在山下就找客领上来,住宿多少钱,吃饭多少钱,带路多少钱。不过要是有人找到我,我也让他们住,正好有处空房。去年淮南煤矿十多个人住我这里,有领导,还有小学生。我把油啊,酒啊,都拿出来,让他们自己做。他们把桌子抬到外面,玩得很高兴,说下次上来还找我,算清多余的钱给我。我说不要,我不要那些钱,钱多一点少一点有什么关系。我很少回来,要找我还不一定能找到。
“你们多吃点啊。都是些青菜,都不好意思拿到桌面上来。咸鱼是从宁波带回来的,但是这边的亲戚都吃不惯,说太咸了。酱肉也是用宁波带回来的酱油做的,你们多尝尝,很鲜。红酒也是拿回来的,儿子说喝了好,但我不怎么喝,有点酸。这个是野菜,水芹。笋是刚才从竹林挖来的,我不会挖,叫人帮忙挖的,在土下还很深,很白,很甜。芹菜老了,叶子摘了一大把。还扯了几根莴笋,只有指头长,没有拿上来。出门的人困难,我知道,我也出过门,他们做生意的不这么想,只想着赚钱。菜多少钱一碗,饭多少钱一碗,就没想着让人吃饱。
“这里的油菜很多,都是自家种来榨油的。山上的菜油很香,比外面好,我们这边出去打工的都是自己带出去。茶叶和笋也是自己带出去。现在已经到摘茶叶的时候了。油菜花收了就种菊花,菊花不好养,要打几次药,结花蕾就不能打药了。菊花很好卖,一百斤要卖四五千钱,一亩地可以出两百多斤,一年下来有好几千的收入呢。现在的人啊,心不好,外面来人收购茶叶,一斤卖八九十元,但是卖给旅游者就要卖一百多元,人家也是从外面过来的啊。
“我们这里经济弄不好,就是因为安徽出贪官。我们这个村子要搬迁,因为滑坡。你们看,那边墙上还有缝。当官的到上面去要钱,钱到手了就赶我们走,总要做点事给上面看啊。在歙县旁边买了地,把我们赶过去住,分下来的钱很少,每户才一万三。我们到山下去,没有生活资料,能干什么?山腰那个村子,也是说要滑坡,把水电停了,掀掉房顶,村民只好下山。结果坡也没滑,人家到山下找不到工作,最后还是又跑到山上来了。到山下去没有活路,只有饿死;留在山上呢,滑坡被房子压死。饿死还难受一些,我就住山上,还不如滑坡一下子压死算了。现在还没有拆房,但房子塌了就不准新建了。我儿子还说,妈妈,我们老家的房子不能垮,我老了还要回来住呢。
六点五十五,阿姨准时打开小房间内的电视,“收听”安徽台的天气预报。
“没事的时候,中午就喝点酒,下午很快就过去了。如果干活,摘茶叶,种菊花,中午就不喝了。晚上喝点酒,看看电视,睡觉很舒服。
阿姨微笑起来,说虽然还是台黑白电视,晚上也常常看到十二点才睡。

没有奇迹,第二天早晨漫天大雾。不要说峡谷外的群山了,就连村庄里的房子和小树都是影影绰绰。却别有一番味道,亮黄的油菜花外是树林朦胧的剪影;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你能分辨这变幻莫测的世界?涛走云飞花开花谢,你能把握这摇曳多姿的季节?
惦记着下太村山口下的河流村舍;尽管浓雾弥漫,还是抱着一丝希望,信马由缰回去看看。走到一半太阳就出来了,身边的晨雾如潮水一般向山上退去。天色亮了起来,但空气仍是雾霾,远山迷茫。
更多的摄众涌上了公路和山脊小道。仿佛面对着重大赛事,三脚架一字排开,长枪短炮齐齐瞄着杳不见山形水色的人世尘寰。
能够想象那些传说中的好天气,云海浮上来了,环绕着山腰缠绵,山脚和山头都无比清晰,水洗欲滴。可遇不可求啊!
山脊上的村民守着一块牌子,上面写道:农家自留田,最佳拍摄角度,每人3元。有人上来看到这便掉头下去,我们看到这天气,还只是观望,未越半步雷池。不过一会儿田边有人撤退,留出一个空位。我刚跨下小路站过去,那村民就急不可耐的跳出来,嚷嚷着:给钱,给钱,3元!想想一方水土也养不一样的人。

深渡…昌溪…石潭…霞坑…在脑子里慢慢回忆,就能想起这条路来。
吃过午饭,我们告别阿姨。湖山村后坡上是漫山遍野的油菜花,土路边是洒满阳光的松林,是明亮的农田和幽暗的竹林。几乎不见有人,路上两个女孩笑容灿烂,竟是用小背篓来装书的。然后就是柿木太,一座墙头挂有大幅宣传广告的摄影山庄非常醒目,但已是人去楼空。向老板打听去霞坑的小路,六公里,三个亭子:石头半圆的,砖瓦的,平顶的;然后就开始下坡,山下就是霞坑。
石板小道穿过空旷山坡,明媚的油菜花外是薄雾迷朦的远山和村庄。远离人群,神清气爽。每每遇到岔路,fee总是分不清哪条是大路,后来连身后的农民也帮我一起教她了。山里的孩子站在田地上发愣,突然看见我举起相机瞄准他,慌乱中跌跌撞撞一路狂奔,躲进油菜花深处,只留下母亲扶着锄头看着我们笑。第二个山坳后面是第一个亭子,过路的村民也坐在里面休息。向他们打听建筑年代,说至少是清朝的吧,看这圆拱,黑色的石板,后面哪会用这样的材料啊?
一些山民赶着骡子运送泥沙,一个大叔满脸笑意的说我们还来得早了些,等过了清明,四五月间,满山的杜鹃,还有树上的花都开了,那才漂亮呢!我留意到路边已经栽种着菊花苗了。
路随山转,油菜花消失了,映山红却越来越多,还有紫藤也绽放出稚嫩的花朵。一只长尾巴的小鸟在枝头上嘀唱,距离我们只有三四米了,仍不忍飞离。在山脊的开阔处能够俯瞰下面的原野,从开满淡紫、火红的杜鹃的山坡延伸下去,是油菜花毯上点缀的村庄和公路,雄伟的天目山脉在天边逶迤,山那边是我去过好几次的绩溪。
一条下山的石板路让我们犹豫了好久……似乎该下山了,可我那么怀念山中小道上的安静行走!终于想起来了,还有第三座亭子,一点不差,它就在山脊上石板路的尽头,山下就是霞坑。

深渡…昌溪…石潭…霞坑…在脑子里慢慢回忆,这条路终于连通起来。
还有霞坑到歙县的巴士,在夕阳的原野上疾驶,尽管门窗紧闭,车厢内浓重而馥郁的油菜花香,还在记忆中回旋呢,沁人心脾。

 
高级会员
Rank: 8Rank: 8
主题: 13
帖子: 278
积分: 629
1 楼  
发表于 2017-04-12 16:43 | 只看该作者

近几年已经很少看到少校大作了!今日出手,仍然不凡。笔力更加老道,心境更加成熟。:)
 
版主会员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主题: 321
帖子: 3818
积分: 8864
2 楼  
发表于 2017-04-13 09:48 | 只看该作者

乡野风光、风土人情描写得很细致很传神,谢谢少校!我老家石潭的确是个好地方,但她的美,无论是自然还是文化,我在那长到18岁出门真的是没有感知到,因为她真正的美已经在大跃进(砍树)和文化大革命(破四旧)中被毁灭了。你们现在看到的,只是皮毛。我不知您到过石潭本村没有,村里很多文物古迹在我出生前早已不复存在,保留下来的两座祠堂也是被破坏得不成样子。对文化的破坏,完全归罪于上面不是科学的态度,文革最核心的要求是从内心深处革腐朽思想的命,重建思想文化,就跟现在一样,好多事情越到下面就越走歪了。我在老家时经常听我奶奶和其他一些老人说,破败村庄出打手。于是好事不足坏事就有余了,延至今日,我家古屋门头上的砖雕在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也不翼而飞,甚至连祖坟也被盗掘一空,当然,也很可能是外村人所为......这些年来,整个石潭地区的建设包括思想文化建设是有了较好的发展,但随着旅游的兴起,一切也越来越商业化了,当然在以经济为中心,讲白了也就是以钱为中心的这几十年直至今天,全国也都是这样吧,利益至上,人心不古,所有外表的美好,包括人脸面的光鲜,也都像徽州那些依然屹立不倒的老牌坊,隐藏着罪恶......我出来几十年,想当初也是十年寒窗考出来很光荣的事情,但是踏踏实实兢兢业业几十年,现在混得是还不如老家的打工者,按照现在大众的价值观,故也无脸回去。但我希望,一些本真的东西,徽文化的精神,也是中华文明传统之魂,还是要得到坚持和发扬光大......
 
版主会员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主题: 52
帖子: 178
积分: 688
3 楼  
发表于 2017-04-13 15:31 | 只看该作者

老朋友的文章,顶一个!这是微信的模式吧?
 
荣誉版主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主题: 189
帖子: 4047
积分: 22497
4 楼  
发表于 2017-04-16 17:03 | 只看该作者

跟随少校的文字,作了一次浪漫之旅。问好,少校!
 
版主会员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主题: 38
帖子: 710
积分: 1719
5 楼  
发表于 2017-04-21 11:08 | 只看该作者

图文并茂,赞一个!
山里的孩子站在田地上发愣,突然看见我举起相机瞄准他,慌乱中跌跌撞撞一路狂奔,躲进油菜花深处,只留下母亲扶着锄头看着我们笑。
喜欢这句描写,质朴,真挚,且温馨!
 
<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

主办:铜陵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承办:铜陵日报社 技术支持:商网信息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62-28652345 丨 电子邮箱:2642948081@qq.com
市民论坛官方QQ:2642948081 通过QQ直接和管理员沟通
办公地址:安徽省铜陵市淮河大道北段358号 丨 皖ICP备050130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