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市民论坛 | 加入收藏 | 手机客户端 会员登录 | 会员注册 | 合作方账号登录: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市民乐园 > 文化广场 > 阅读帖子
137031
查看
351
回复
版主会员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主题: 46
帖子: 96
积分: 726
91 楼  
发表于 2016-09-24 15:49 | 只看该作者

阿是个脓星鬼,在嘎是个老不子,三不知来耿老师帖子上赞赞猫。

远梦版主才貌双全,而且还很幽默,把我整理的几个铜陵方言词语串起来了。问好!
四十不获朋友解释得很准确的。

“俺是个龙显鬼”:我是一个不太讲究整洁的人。
“在家是个老宝子”:在家里弟兄中排行最小。
“三不知来耿老师帖子上张张瞄”:偶然到耿老师的帖子上来看一看。
 
中级会员
Rank: 5Rank: 5
主题: 20
帖子: 184
积分: 428
92 楼  
发表于 2016-09-24 17:11 | 只看该作者

个人一点看法:方言大多是口头用语,在形成之处就是口语,如果用书面语标示出之后,容易形成“溯”方面的错误。比如“三不知”。有文字记载《左传》中最早。但这不能做为铜陵方言“三不知”的来源的之一,或从其派生而来。两者之间的关系,我想需要更精确的研究。
 
版主会员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主题: 46
帖子: 96
积分: 726
93 楼  
发表于 2016-09-25 15:09 | 只看该作者

个人一点看法:方言大多是口头用语,在形成之处就是口语,如果用书面语标示出之后,容易形成“溯”方面的错误。比如“三不知”。有文字记载《左传》中最早。但这不能做为铜陵方言“三不知”的来源的之一,或从其派生而来。两者之间的关系,我想需要更精确的研究。

yuhong922580 朋友言之有理。
 
版主会员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主题: 46
帖子: 96
积分: 726
94 楼  
发表于 2016-09-26 22:07 | 只看该作者

    14“廓里”——“下面、里面(指空间)”
    “廓[kuō]里”在铜陵指一个相对的空间范围。“日头廓里”、“月亮廓里”、“雨廓里”,概括为把身体置于(大自然)某某的关照之下。“树廓里”、“草廓里”、“刺廓里”,指“丛中”。“刺廓里”也叫“刺巴窿里”。有的人写成“窠里”似乎也很切。但“窠”的普通话应当是(kē),多指“昆虫、鸟兽的巢穴”,如“鸡窠”、“狗窠”。
    铜陵还有一个俗语:“活要活在人廓里,死要死在鬼廓里”。这道出了铜陵人传统的生活习性:不喜欢身处偏僻环境——孤山野崂,鬼都不生蛋。
 
注册会员
Rank: 2
主题: 0
帖子: 41
积分: 82
95 楼  
发表于 2016-09-27 22:18 | 只看该作者

耿老师,刚到铜陵听到人常说“是的”是“照”,后来发现无为人也讲“照”,枞阳人讲“有照”,还编了个交警和无证驾驶人的笑话,这个“照”是怎么来的?用“照”好像不太适当,但我也想不出什么字来代替。请耿老师指教。
 
中级会员
Rank: 5Rank: 5
主题: 2
帖子: 109
积分: 455
96 楼  
发表于 2016-09-28 00:06 | 只看该作者

百度百科上有释义:照,①原为国语“罩得住”之意,逐渐演变为“行”“可以”的意思,现主要在安徽江淮地区合肥·六安等地最为流行。②表示“接受”“可以”之意。
我觉得,安徽表“行、可以”之意的词起码有3个(不含普通话中的“好”):安庆以南基本都是说“照”;皖中皖北叫“中”、“管”。
 
版主会员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主题: 46
帖子: 96
积分: 726
97 楼  
发表于 2016-09-28 23:33 | 只看该作者

    15“娭毑”——“母亲”
    娭毑[&#331εt&#597ie],铜陵方言土语为母亲。《现代汉语词典》有解释:“娭毑【aī jiě】<>1、祖母;2、尊称老年妇女。这种解释应该是来源于湘方言。”称作祖母的地方很多,如湖南的浏阳,福建一些客家语地等。湖南宁乡称祖母为“娭毑”,重音却在“毑”上,这是特例。所以有些书文干脆写“娭姐”。铜陵的邻县南陵也有部分地方称祖母为娭毑。而称母亲为娭毑的地方更多。江西吉安的赣方言中安福、莲花、茶陵等县,枞阳县也称母亲为娭毑。其实称母亲为“娭毑”最早可以追溯到汉代以前,其词干是“毑”,“ 娭”只是语气缀词。这在今天芜湖的某些地区方言仍有所表现,例如称姑母为“姑娭子”,称姨妈为“姨娭子”等。不过,“娭”也能作为词干来用作称呼母亲。湖南的临武土语称母亲为“娭娅”,江西莲花除了称“娭毑”以外,还有的地方称“娭窝”甚至称“娭伯”,广东兴宁的土语称为“娭她”。
    铜陵乡间关于“娭毑”还流传着一则民间故事,编得甚巧妙,兹录于后。
    铜陵圩区称母亲为“娭毑”,称姑母为“阿哺”,实在奇特。岂知,这和那位大名鼎鼎的包公包青天还有些瓜葛哩。
    包公的老家在庐州府的小包村,他的姑母却远嫁到铜官山边的一个小村子里。包公出世那一天,乌风黑暴,电闪雷鸣。小包公一落地就浑身漆黑一头乌包,把包员外和老夫人吓坏了。包公的二哥名包海,为人尖刁刻毒,一直就巴不得能挤掉大哥独吞家财。现在又冒出一个老三来,本来“二一添作五”都嫌过分,没想到变成了“三一三余一”,岂肯干休。于是包海对父亲包员外说:“父亲大人,这个黑家伙肯定是妖怪投胎。要是让他长大,说不定要犯上作乱,坑得我们家败人亡呢。”包员外本来就吓得浑身发抖,听了包海的胡言乱语,更被弄得魂不附体,就叫包海带人赶快把这黑孩子送到郊外扔掉。
    此话幸好被忠厚善良的大哥包山听到了,他偷偷跟在包海的后面,把包公拣了回来。包公的大嫂德行好,并且很有主意。他们夫妇暗暗商量:这孩子一条命险些被害了,好生可怜。可孩子没有奶水养不大,怎么办?再说即使我们偷偷把他养起来,总有一天会被包海发现。于是他们想了个计策,去向父母告别,到铜陵走亲戚,投奔姑母。
    包公的姑母恰巧生了一个孩子不满月就死了,正在伤心,看见包山抱了小侄儿来很是欢喜,就用自己的奶来喂养包公。从此包公就在铜陵生活,称大嫂为“姆妈”(妈妈),称姑母为奶奶。
    包公十岁那年,包山夫妇带着包公回小包村向包员外拜寿。包员外和夫人见了这脸如炭黑一头小包的孩子,还以为是孙子哩。他们后悔地对包山说:“你三弟要在,也有这么大了!”包山夫妇见时机已到,慌忙拉着包公跪下,对父母说:“回禀二位双亲大人,这就是三弟呀!”听了包山的诉说,一家人这才如梦方醒,除了包海夫妇外众人无不欢欣。
    包公认了亲生父母后,就改称原来的母亲——大嫂为“娭毑”(爱姐)。为了报答姑母的哺育之恩,称姑母为“阿哺”。所以直到今天,铜陵农村还称母亲为“娭毑”,称姑母为“阿哺”呢。
 
金牌会员
Rank: 10Rank: 10Rank: 10
主题: 10
帖子: 580
积分: 1190
98 楼  
发表于 2016-09-29 09:09 | 只看该作者

问好耿老师,这里可能有些出入:
我们圩里人是把伯母称谓(aiji)的,母亲称(ongma)好像没有称母亲称欸计的。
 
高级会员
Rank: 8Rank: 8
主题: 4
帖子: 426
积分: 867
99 楼  
发表于 2016-09-29 17:44 | 只看该作者

“娭毑”在铜陵应该指伯母。也就是“大翁嘛”
 
版主会员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主题: 46
帖子: 96
积分: 726
100 楼  
发表于 2016-09-30 23:21 | 只看该作者

谢谢晃晃和吉吉之人朋友。看了你们的帖子我久久没有回应,如你们所说,那就是我调查还不够深入细致了。你们的回帖让我开扩了视界。再次表示感谢。不过我所工作和生活过的钟仓、太平,“娭毑”就是指母亲。铜陵农村有一句典型的土骂“刀你××”,不可能骂到伯母头上去吧。我会认真下去调查学习的。
 
中级会员
Rank: 5Rank: 5
主题: 2
帖子: 109
积分: 455
101 楼  
发表于 2016-09-30 23:47 | 只看该作者

铜陵农村有一句典型的土骂“刀你××”,不可能骂到伯母头上去吧。我会认真下去调查学习的。

       哈哈哈,看到娭毑这个条目时,我第一反应就是小时候经常听到这句“土骂”--尽管我们那并没有娭毑的称谓。


我记得我多次问过年纪大的人,娭毑是什么辈分的女性。回答都是:娭毑就是“奶奶”(祖母)。“刀你××”意即“刀你母亲还不够,还要刀祖母”,犹“刀祖宗十八代”谓也。


查辞海:娭毑:1、祖母;2、尊称老年妇女。

 
版主会员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主题: 46
帖子: 96
积分: 726
102 楼  
发表于 2016-10-01 10:01 | 只看该作者

还有,那个关于包公的民间故事我是小时候在大通听一位来自圩里的胡大妈说的(我叫她胡妈妈,因为年龄小,当时没有“圩里是哪里”的概念),1993年我到新桥工作,也听到这个故事。从故事的逻辑看,决不会说到伯母身上。当然我并没有否定你们的意思,我是说,这里很可能有特例。再次谢谢你们的不吝赐教。
 
金牌会员
Rank: 10Rank: 10Rank: 10
主题: 60
帖子: 1069
积分: 2322
103 楼  
发表于 2016-10-01 22:58 | 只看该作者

   随着社会发展、人文观念进步,有些方言土语在人们中渐渐的淡化,取而代之的是现代语言。就连一些地方口音也在改变,如,铜陵县老城关居民口音(带有圩里腔)现在只在50岁以上的人才知道,80、90后老城关年轻居民说话口音带有大通口音“尾子”,而00后的城关青少年口音都是普通话口音,老城关居民的口音在这一代人面前也不知是什么样子。甭谈方言了!
 
版主会员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主题: 46
帖子: 96
积分: 726
104 楼  
发表于 2016-10-02 10:21 |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耿宏志 于 2016-10-02 10:30 编辑

16、铜陵方言中的“伲”
        铜陵山圩区为孩子取乳名常要带一个伲字,“进伲”、“龙伲”、 “狗伲”、“牛伲”等。很多在1954年出生的人乳名叫“荒伲”,因为那一年发洪水,是灾荒之年。
        “伲”应当是什么字?在通常人们都写作“你”,公安机关身份信息都用这个“你”。笔者认为这仅仅只是为了简便,没有任何理由。有朋友认为应当是“妮”,因为江苏太仓、无锡、常州等地说“我们”即为“我妮”。其实这里的“妮”即是“们”,并非词缀,是有实义的,和“们”一样与其前面的名词或代词组合表示复数。中国之大“们”的变形很多:如“我们”,浙江永康方言为“我大”,安徽休宁为“我勒”,福建清流客家语为“我归”,福建的大田为“我伙”,安徽枞阳和桐城为“我几”,铜陵土语也有这样的说法。所以,太仓人称“我妮”只是“我们”,以此作为主张铜陵乳名的词缀必需写作“妮”,理由并不充足。从词义上说,乳名的后缀写作“伲”或“妮”都是合理的,但由于习惯成自然,在铜陵如果这样写反而不能被人们所接受,而写作“你”即被视为约定俗成了。
        “你”或“伲”或“妮”的原义实际上就是“儿”。其读音并不是[ni]而是[1],[2]是一个舌面浊擦音。在古时汉语“儿”的读音就是[ 3]。《广韵·支部》“兒,汝姼切”。古汉语中“汝”的声母并不是(r:《说文·水部》“汝,……水部,女声”。今天在铜陵乡间方言的“肉”、“尿”、人”、“ 绕”都是这一个声母。最能说明问题的是,上海方言称“儿子”仍然是“伲子”。
    铜陵人不独是乳名的后缀为“伲”,还有一些对人的称呼也如此。汉语方言学称之为“儿化”。例如称大伙儿为“大家伙伲”、称小男孩为 “小伢伲”或“小伙伲(重音在小字上)”、称小姑娘为“小妹伲”。有些其他词语后也常缀有“伲”,如“那时候”——“咯歇伲”;“快一点”——“速(读sào)点伲”;“慢一点”——“闲闲伲的”;“乖乖的”——“乖乖伲的”等等。
 
版主会员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主题: 46
帖子: 96
积分: 726
105 楼  
发表于 2016-10-02 10:27 | 只看该作者

因为有的国际音标无法以正常方法上传,只好以图片方式列在后面,即“其读音并不是[ni]而是[1],[2]是一个舌面浊擦音。在古时汉语“儿”的读音就是[3]”
 
版主会员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主题: 46
帖子: 96
积分: 726
106 楼  
发表于 2016-10-07 00:02 | 只看该作者

  17、“照”——“行”、“可以”、“能够”
   有人说“照”是仿音,选用“照”并不准确,非也。《说文》:“照,明也,从火,昭声。”其原义是光和热所能关照。引申为“察知、知晓”。《韩非子&#8226难三》:“明能照远奸而见隐微。”现在还有成语“心照不宣”常常使用。原本“照亮”是一个述补结构的词组,在这里“照”和“亮(明)”是一个意思了。浙江历史上曾称下象棋的俗语“将”为“照”。清末语言学者应钟著有《甬言稽诂》其释货篇:“今象棋攻其将帅,简称曰‘将’即击字。‘将’又转为‘照’。‘照’亦攻击称将者之义。”复又引申为“能力所及”,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地方在口语中逐步又溶入了“可以”、“行”、“能够”的成分。
   以“照”表示“可以”并非安徽独有,山东牟平、河南汲县和南阳等地都这样说,以安徽皖中为最。河南人说“中”即是“照”的转化。河南人说“中”与普通话“中”语音并不相同,并不是鼻韵母zhong,而是zhou。而河南人说“照”也是zhou。考“中”字本没有“行、可”的成分。《说文》:“中,内也,从口,丨,上下通。”引申为“击中”,尚未找到其他变化。可见“中”才是真正的仿音字。不过,以“中”作为“行、可”历史悠久。宋人杨万里诗《午热登多稼亭》:“只有炎风最不中”,这里就用了方言“中”了。

 
注册会员
Rank: 2
主题: 0
帖子: 41
积分: 82
107 楼  
发表于 2016-10-08 15:49 | 只看该作者

耿老师好,关于你所说“中”由“照”仿音而来的说法,我认为理由不足,河南是古代的中原地区,讲“中”非常多,“中”引申为zhongt第四声,不就是“着”吗,击中了,就有“行、可以”的含义,也许只是不谋而合,但我认为由“中”变化成“照”更合理。
仅从字面琢磨,没有理论根据,一家之言,望老师见谅。
 
注册会员
Rank: 2
主题: 0
帖子: 41
积分: 82
108 楼  
发表于 2016-10-08 15:49 | 只看该作者

耿老师好,关于你所说“中”由“照”仿音而来的说法,我认为理由不足,河南是古代的中原地区,讲“中”非常多,“中”引申为zhongt第四声,不就是“着”吗,击中了,就有“行、可以”的含义,也许只是不谋而合,但我认为由“中”变化成“照”更合理。
仅从字面琢磨,没有理论根据,一家之言,望老师见谅。
 
金牌会员
Rank: 10Rank: 10Rank: 10
主题: 38
帖子: 987
积分: 2092
109 楼  
发表于 2016-10-08 21:17 | 只看该作者

先生对铜陵方言之破译有据有理,豁然开朗;方言用典故解释较字典,词典更生动更易懂更令人难忘,精彩之处让人捧腹,一是长了见识,二是乐在其中。向耿宏志先生这样长期学习研究铜陵地方文化并且把这种铜陵地方文化通过不同途径传播给后生,传播给社会的所有老师们道一声:“谢谢”!
 
荣誉会员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主题: 26
帖子: 1253
积分: 2593
110 楼  
发表于 2016-10-09 10:17 | 只看该作者

166。。。771先生是位有情有义之人!
 
高级会员
Rank: 8Rank: 8
主题: 28
帖子: 183
积分: 525
111 楼  
发表于 2016-10-11 18:37 | 只看该作者

铜陵的很多地方称姑姑为“阿bu”或“阿bù”,不知这个“bu”或“bù”应写成什么字,“姑”怎么异化为“bu”或“bù”的。还有,别的地方也有这样称姑姑的吗?
 
高级会员
Rank: 8Rank: 8
主题: 28
帖子: 183
积分: 525
112 楼  
发表于 2016-10-11 18:37 | 只看该作者

铜陵的很多地方称姑姑为“阿bu”或“阿bù”,不知这个“bu”或“bù”应写成什么字,“姑”怎么异化为“bu”或“bù”的。还有,别的地方也有这样称姑姑的吗?
 
版主会员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主题: 46
帖子: 96
积分: 726
113 楼  
发表于 2016-10-15 11:20 | 只看该作者

谢谢天井听雨朋友的信任。
    铜陵人称姑母为“阿哺”,从我的积累中尚属唯一。湖南的武陵称祖母为“阿哺”。这一称呼是怎么来的,我还没有得到确实的说法。我前面帖子中“包公的故事”关于“阿哺”的由来虽然是民间故事,也不失为一个参考。
    有语言学研究者认为“阿哺”就是“阿姑”,因语音的变异发展而成。因为吴语中以“阿”作为人称前缀非常普遍,如“阿公”、“阿姐”、“阿姨”、“阿嫂”等等。但我认为这只是引用语言规律进行揣测,忽视了矛盾的普遍性和特殊性规律。理由是:其一,铜陵方言并没有以“阿”为人称前缀的构词习惯,为何仅此一例?其二,铜陵人说“阿哺”其重音在“阿”上,并且读上声,和吴语读轻声的语言习惯完全不同。其三,“姑”和“哺”的声母完全不同,“姑”是舌根清塞音,“哺”是双唇音,一般不会发生音变。所以我并不认同某些专家的说法。再说认为铜陵方言属于吴语系,就能武断铜陵土语就一定是吴语?依据不足。
    其究竟如何,我认为只能暂作无解,待有心人补正。
 
版主会员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主题: 46
帖子: 96
积分: 726
114 楼  
发表于 2016-10-15 11:27 | 只看该作者

谢谢老扬州扬州老朋友:
    您认为“照”由“中”发展而来很有道理,我为此也掂量了很久,我的专著《习俗方言文艺》就持这一观点。最终我采“照”为源头之说,理由如前帖所述。关于“着”,普通话就读zhao,和“照”的读音完全相同,这倒成为我的论据了。一笑。
    再次致谢!
 
版主会员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主题: 46
帖子: 96
积分: 726
115 楼  
发表于 2016-10-15 11:59 | 只看该作者

18、铜陵方言中的尖痨
  “尖”是一个常用字,字义很好理解,《正字通&#8226小部》:“尖,小细也。”引申为“自私、小气”自当比较普遍。铜陵人还有一个更形象的说法:尖头滑脑。更有“尖痨”一词:“这个人最尖痨,手紧得雷都打不开。”这“尖”再配上一个“痨”就变成了一种令人难以接受的吝啬病了。
  铜陵农村常称“先吃一点防止受饿”为“打个尖”,也取其“小细”之义。
  铜陵人称生病发烧为“发尖痨”。怎么来的,不可思议。但邻近芜湖县的方言中称“水烧开了、沸腾了”为“水尖了”似乎有一定的联系。不过,这里的“尖”是不是“煎”的误写呢?
  铜陵钟仓一带称某人“下流”、“出口粗鄙”为“尖痨”:“咯人极尖痨!”就不好理解了。
 
金牌会员
Rank: 10Rank: 10Rank: 10
主题: 10
帖子: 580
积分: 1190
116 楼  
发表于 2016-10-15 16:27 | 只看该作者

18、铜陵方言中的尖痨
  “尖”是一个常用字,字义很好理解,《正字通&#8226小部》:“尖,小细也。”引申为“自私、小气”自当比较普遍。铜陵人还有一个更形象的说法:尖头滑脑。更有“尖痨”一词:“这个人最尖痨,手紧得雷都打不开。”这“尖”再配上一个“痨”就变成了一种令人难以接受的吝啬病了。
  铜陵农村常称“先吃一点防止受饿”为“打个尖”,也取其“小细”之义。
  铜陵人称生病发烧为“发尖痨”。怎么来的,不可思议。但邻近芜湖县的方言中称“水烧开了、沸腾了”为“水尖了”似乎有一定的联系。不过,这里的“尖”是不是“煎”的误写呢?
  铜陵钟仓一带称某人“下流”、“出口粗鄙”为“尖痨”:“咯人极尖痨!”就不好理解了。

尖?奸?

 
版主会员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主题: 46
帖子: 96
积分: 726
117 楼  
发表于 2016-10-16 09:22 | 只看该作者

谢谢晃晃朋友的认真和仔细。

        在现代汉语普通话中“尖”和“奸”的读音完全相同,但在铜陵地方土语中,“尖”的声母是舌尖前音[ts],而“奸”的声母是舌面音[t&#597 ],所以我确定为“尖”。

        希望您一如既往地关注本帖。
 
版主会员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主题: 46
帖子: 96
积分: 726
118 楼  
发表于 2016-10-16 09:26 | 只看该作者

“奸”的声母国际音标无法显示,现以汉语拼音代释:(j)
 
版主会员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主题: 46
帖子: 96
积分: 726
119 楼  
发表于 2016-10-17 23:19 | 只看该作者

19“屋基”——“村庄”
屋基原本是指房屋的基础,即建筑物靠近地基的基墙,又称基脚。洲区百姓为了防备洪水淹塌了房屋,要在建房前把基土做得高高的,以使一般的水势淹不到房子。那种基土称为“屋基墩子”,也即支持屋基的土墩。做基土也叫“挑屋基墩子”,或干脆叫“挑墩子”。

铜陵方言把“屋基”作为村庄称呼,最早还有家族含义。古时民间一个长辈的几个儿子成人以后便要另立门户,也就是另寻一块供其繁衍的场所,铜陵人称“分家”。长辈往往在孩子成人以前便带着家人为每个儿子打好房屋的基脚,将来由该离开大家庭另立门户的晚辈自己完成房屋的全部建设。独立出去的晚辈按其长幼次序称为一房、二房、三房等等。那些尚未成就的房屋便称一房屋基、二房屋基等。如果某一房人丁茂盛以后不分出另立,则就近建房,与长辈的房屋连在一起,也视为一个屋基,所以很多村庄的房屋户户相通,连成一体。“屋基”便逐渐成为“村庄”的概念了。如果有人说:“俺屋基人”,那就是说他所在的村庄的人。
这一意义上的“屋基”有的地方称为“屋场”,如江西的宜春、高安、永修、新余等地。“屋场”则可以明显地看到语意的过渡了。
 
荣誉会员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主题: 26
帖子: 1253
积分: 2593
120 楼  
发表于 2016-10-18 13:48 | 只看该作者

老屋基吴(胡)咯(家)
 
<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

主办:铜陵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承办:铜陵日报社 商网信息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62-2862152 丨 电子邮箱:2642948081@qq.com
市民论坛官方QQ:2642948081 通过QQ直接和管理员沟通
办公地址:安徽省铜陵市淮河大道北段358号 丨 皖ICP备050130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