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市民论坛 | 加入收藏 | 手机客户端 会员登录 | 会员注册 | 合作方账号登录: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市民乐园 > 文化广场 > 阅读帖子
254663
查看
355
回复
注册会员
Rank: 2
主题: 5
帖子: 19
积分: 53
331 楼  
发表于 2017-08-26 18:34 | 只看该作者

我来学习,借楼向老师们敬茶。
 
版主会员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主题: 49
帖子: 113
积分: 769
332 楼  
发表于 2017-09-01 21:11 | 只看该作者

        79“子孙桶”——陪嫁的马桶
    男女婚嫁,男方家要送彩礼,女方家要置嫁妆。彩礼是送给女方家的,铜陵乡间传统一般是金银首饰、胭脂花粉、糕饼果料,稍微有点经济实力的还要送一头猪加一担米,俗称“整猪担米”,差一点的便可以是“边猪斗米”,即半个猪片外加五斗米(旧制一担合十斗)。嫁妆则是迎亲那天随新娘一道带到婆家的物品。嫁妆多少按经济能力而定,更带有时代的烙印。过去主要是一套精致的盆、桶、梳妆盒以及衣物和床上用品。梳妆盒为出嫁女之最爱,里面可以放置自己喜爱的小物件,并每天伴着自己。嫁妆中有两件为必不可少——马桶和油灯。油灯称为“万年灯”,马桶此时则称为“子孙桶”,好象有特别的意义,而在平时,马桶只是称为“桶子”而已。
    另,如今在铜陵好象已是约定俗成了:新房商品房归男方家购买,床上用品和家用电器基本上都由女方家配齐。所以一般嫁娶队伍要专门用一辆或几辆货车装运嫁妆,以示嫁妆之丰厚。其实多数人家东西早就送到新房里,安装调试完毕了,却还把装家电的大小空纸箱堆在车子上,炫耀过市。可见,民间以嫁娶为“红喜事”真正是有道理的。

 
版主会员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主题: 49
帖子: 113
积分: 769
333 楼  
发表于 2017-09-01 21:15 | 只看该作者

        80“金钢箍”——“银项圈”
    我们看到一些少数民族女人身上挂满饰品,其实过去汉民族也很讲究妇女的装饰,只是如今有地域特色的汉民族人饰物很少被人注意到了。
    铜陵乡间传统妇女饰品是银项圈和银手镯,再多一点还有耳环。银项圈在铜陵方言中被称为“金钢箍”。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这些都是乡间女子订婚时男方家必须要置办的聘礼。民间有一个顺口溜:“金钢箍,银手镯,八套半,一把垛,讲不拢,不犯着。”“八套半”是指里里外外春夏秋冬长短八套衣服,加上一双袜子。这些都要“一把垛”,一次性拿出来,不能拖拖拉拉讨价还价。这一要求如今看来“拎不上筷子”了,但在那个年代却是一个年轻姑娘终生最大的向往。而对于男孩家来说,也可能是全家人包括兄弟姐妹累上几年,省吃俭用才能凑得出来的。如果不能“一把垛”,那就“讲不拢,不犯着”了。特别是“八套半”,老百姓一年每人只有几尺布票,如果家庭人口多,全家人一年不做新衣尚可揍足,而人口少又无法挪借的人家,就非常困难了。所以过去农村有很多穷人家男孩子结不起婚,光棍一生。他们是连八套半都拿不出来的。
    如果不是家传,银项圈和银手镯的银子也是无法弄到的,乡民有的用镍币(俗称“铅角子”)熔铸打造,再次的也有用铝来制作。耳环一般无法弄到真金的,只好用铜皮来充任,照样擦拭得光光鲜鲜。铜陵人在极度贫穷时也不缺少爱美之心。
    铜陵方言中“耳环”俗称“金耳丝”。正确的写法应当是“金耳饰”。

(全文完,共约38000字)
 
论坛元老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主题: 33
帖子: 2127
积分: 4355
334 楼  
发表于 2017-09-07 11:54 | 只看该作者

金钢箍,就是银项圈,铜陵乡间早有将金钢箍套在自家喜爱的小儿小女项上的习惯,很多男孩同时剃着屎刮子头,后脑勺留着独辫子,表示家长非常宠爱,令人不解是如今社会,一些人为赶时髦,标新立异,赚取回头率,也剃个屎刮子头,有的65岁了,颈脖上的足金粗项链替代了宠儿的金钢箍了。跑题了,还说银项圈吧,正宗的金钢箍基本都是建国之前由当地著名的金银铺子打造的,上面有该店的字号或银匠师傅的钢印,多数平民百姓是家中喜添贵子千金,倾积攒的财物为儿女打造,富有的家庭女儿出嫁也有随梳妆盒陪嫁两个金钢箍的,意喻女儿到婆家,添丁加口,人丁兴旺。但不是男方必备的聘礼之物。男方家有世代相传的金钢箍,一般都代代传承的。
 
版主会员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主题: 49
帖子: 113
积分: 769
335 楼  
发表于 2017-09-10 08:34 | 只看该作者

谢谢解东居民朋友一直以来的关注和指教。我并不是土生土长的铜陵人,您的多次点拨对我非常有益。将来结集时我会吸收您和大家的意见。谢了。
 
版主会员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主题: 49
帖子: 113
积分: 769
336 楼  
发表于 2017-09-10 08:43 | 只看该作者

《铜陵方言词语溯趣》从2016年刊出,至今已一年有余,得到了广大网友的关注,点击量达到12万。这是对本人的莫大鼓励。希望各位朋友一以继往地支持。
 
荣誉会员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主题: 461
帖子: 2009
积分: 5467
337 楼  
发表于 2017-09-18 16:35 | 只看该作者

《铜陵方言词语溯趣》从2016年刊出,至今已一年有余,得到了广大网友的关注,点击量达到12万。这是对本人的莫大鼓励。希望各位朋友一以继往地支持。

............

  宏志同志花了一年多时间,耗费大量精力,收集大量资料,编写了《铜陵方言词语溯趣》 ,其内容之丰富,叙事之圆融,令人敬佩!这是铜陵文史难得的宝贵财富,广大网友感谢您!铜陵人民感谢您!期待能尽早岀版发行。

 
论坛元老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主题: 33
帖子: 2127
积分: 4355
338 楼  
发表于 2017-09-18 21:41 | 只看该作者

非常具有地方特色,正因为喜爱,才促使一直关注,关注的过程也是重新学习的过程,要不是耿老大篇幅的考证整理,我想即使是土生土长的我们,对这么多的乡间民俗土语也是不知其所以然的。溯;溯及既往,追根寻底的意思,在这期间,虽胡言乱语几句,还请耿老见谅!
 
论坛元老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主题: 53
帖子: 2315
积分: 4789
339 楼  
发表于 2017-09-18 22:56 | 只看该作者

《铜陵方言词语溯趣》从2016年刊出,至今已一年有余,得到了广大网友的关注,点击量达到12万。这是对本人的莫大鼓励。希望各位朋友一以继往地支持。

          支持!支持!

 
版主会员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主题: 49
帖子: 113
积分: 769
340 楼  
发表于 2018-02-20 17:15 | 只看该作者

吸收网友意见,对一些词条内容进行了修改,现陆续奉上。
 
版主会员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主题: 49
帖子: 113
积分: 769
341 楼  
发表于 2018-02-20 17:17 | 只看该作者

15娭毑”——“母亲
娭毑[ŋεtɕie],铜陵方言土语为母亲。《现代汉语词典》有解释:娭毑【aī jiě<>1、祖母;2、尊称老年妇女。这种解释应该是来源于湘方言。称作祖母的地方很多,如湖南的浏阳,福建一些客家语地等。湖南宁乡称祖母为娭毑,重音却在上,这是特例。所以有些书文干脆写娭姐。铜陵的邻县南陵也有部分地方称祖母为娭毑。而称母亲为娭毑的地方则更多,如江西吉安的赣方言中安福、莲花、茶陵等县,本省的枞阳县,还有桐城、东至等部分地区也称母亲为娭毑。在铜陵还有部分地方将“娭毑”用来称呼伯母,即父亲哥哥的妻子。
称母亲为娭毑最早可以追溯到汉代以前,其词干是只是语气缀词。这在今天芜湖的某些地区方言仍有所表现,例如称姑母为姑娭子,称姨妈为姨娭子等。不过,也能作为词干来用作称呼母亲。湖南的临武土语称母亲为娭娅,江西莲花除了称娭毑以外,还有的地方称娭窝甚至称娭伯,广东兴宁的土语称为娭她
称母亲为有远久的历史。南朝梁人顾野王所著《玉篇》:“姐,古文作毑,即姐也。”而更早时“姐”和在方言中均为母亲的称呼。东汉许慎《说文解字》第十二篇:“蜀人谓母曰姐。”段玉裁注:“方言也,其字当蜀人所制。”(《说文解字注》凤凰出版社200712月第一版)三国魏人张揖所著《广雅》:“毑,母也。”
 
版主会员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主题: 49
帖子: 113
积分: 769
342 楼  
发表于 2018-02-20 17:18 | 只看该作者

称母亲为有远久的历史。南朝梁人顾野王所著《玉篇》:“姐,古文作毑,即姐也。”而更早时“姐”和在方言中均为母亲的称呼。东汉许慎《说文解字》第十二篇:“蜀人谓母曰姐。”段玉裁注:“方言也,其字当蜀人所制。”(《说文解字注》凤凰出版社200712月第一版)三国魏人张揖所著《广雅》:“毑,母也。”
铜陵乡间关于娭毑还流传着一则民间故事,编得甚巧妙,兹录于后。
铜陵圩区称母亲为娭毑,称姑母为阿哺,实在奇特。岂知,这和那位大名鼎鼎的包公包青天还有些瓜葛哩。
包公的老家在庐州府的小包村,他的姑母却远嫁到铜官山边的一个小村子里。包公出世那一天,乌风黑暴,电闪雷鸣。小包公一落地就浑身漆黑一头乌包,把包员外和老夫人吓坏了。包公的二哥名包海,为人尖刁刻毒,一直就巴不得能挤掉大哥独吞家财。现在又冒出一个老三来,本来二一添作五都嫌过分,没想到变成了三一三余一,岂肯干休。于是包海对父亲包员外说:父亲大人,这个黑家伙肯定是妖怪投胎。要是让他长大,说不定要犯上作乱,坑得我们家败人亡呢。包员外本来就吓得浑身发抖,听了包海的胡言乱语,更被弄得魂不附体,就叫包海带人赶快把这黑孩子送到郊外扔掉。
此话幸好被忠厚善良的大哥包山听到了,他偷偷跟在包海的后面,把包公拣了回来。包公的大嫂德行好,并且很有主意。他们夫妇暗暗商量:这孩子一条命险些被害了,好生可怜。可孩子没有奶水养不大,怎么办?再说即使我们偷偷把他养起来,总有一天会被包海发现。于是他们想了个计策,去向父母告别,到铜陵走亲戚,投奔姑母。
包公的姑母恰巧生了一个孩子不满月就死了,正在伤心,看见包山抱了小侄儿来很是欢喜,就用自己的奶来喂养包公。从此包公就在铜陵生活,称大嫂为姆妈(妈妈),称姑母为奶奶。
包公十岁那年,包山夫妇带着包公回小包村向包员外拜寿。包员外和夫人见了这脸如炭黑一头小包的孩子,还以为是孙子哩。他们后悔地对包山说:你三弟要在,也有这么大了!包山夫妇见时机已到,慌忙拉着包公跪下,对父母说:回禀二位双亲大人,这就是三弟呀!听了包山的诉说,一家人这才如梦方醒,除了包海夫妇外众人无不欢欣。
包公认了亲生父母后,就改称原来的母亲——大嫂为娭毑(爱姐)。为了报答姑母的哺育之恩,称姑母为阿哺。所以直到今天,铜陵农村还称母亲为娭毑,称姑母为阿哺呢。
铜陵人称姑母为“阿哺”,目前本人尚未见到有相同的说法,唯湖南的武陵称祖母为“阿哺”。这一称呼是怎么来的,还无法寻踪,“包公的故事”只是民间传说,也不失为一个参考。有语言学研究者认为“阿哺”就是“阿姑”,因语音的变异发展而成。因为吴语中以“阿”作为人称前缀非常普遍,如“阿公”、“阿姐”、“阿姨”、“阿嫂”等等。但我认为这只是引用语言现象进行揣测,忽视了矛盾的普遍性和特殊性规律。理由是:其一,铜陵方言并没有以“阿”为人称前缀的构词习惯,为何仅此一例?其二,铜陵人说“阿哺”其重音在“阿”上,并且读上声,和吴语读轻声的语言习惯完全不同。其三,“姑”和“哺”的声母完全不同,“姑”是舌根清塞音,“哺”是双唇音,一般不会发生音变。所以我并不认同某些专家的说法。再说认为铜陵方言属于吴语系,就能武断铜陵土语就一定是吴语?似依据不足。
 
金牌会员
Rank: 10Rank: 10Rank: 10
主题: 107
帖子: 505
积分: 1565
343 楼  
发表于 2018-03-19 13:06 | 只看该作者

      铜陵县方言“咂舌根子”,就是形容妇女喜欢闲言碎语,口无遮拦,这么理解耿老说对不对?铜陵县方言极有可能会慢慢消失,近些年来铜陵县农村的孩子渐渐学起说普通话了 ,大浪淘沙,若干年后说铜陵县方言的人势必会越来越少,直至了无痕迹。
 
<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

主办:铜陵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承办:铜陵日报社 商网信息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62-2862152 丨 电子邮箱:2642948081@qq.com
市民论坛官方QQ:2642948081 通过QQ直接和管理员沟通
办公地址:安徽省铜陵市淮河大道北段358号 丨 皖ICP备05013035号